【淘寶集運食品可以發香港嗎】葉彬彬:用四季雕刻清華最美校園


●實習記者 曾憲雯


6月初的氣温直逼38度,清華的濃密林蔭也抵擋不住席捲而來的熱浪,由於受疫情影響,學生還未完全返校,路上偶爾出現三兩行人,偌大的校園更顯空寂。和往常一樣,葉彬彬騎車穿梭於各個正在種植或移栽植物的工地之間。眼下她正在和一名工人商量着怎樣把樹移走,移至什麼地方。烈日之下,她的臉上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作為亞洲唯一上榜《福布斯》全球最美大學校園的高校,偌大的清華園裏每一處風景都離不開許多人辛勤的汗水與無私的付出。笑容甜美的葉彬彬便是其中一位,而她的工作彷彿是一位妙手畫師,在她手中,四季流轉皆顏色,移步易景皆詩情。

2017年,作為專業技術人才,葉彬彬成為清華大學修繕中心園林科的一名園藝工程師,她掌握植物學系統理論和園林規劃設計的理論,擁有四年設計施工經驗。在外行人看來,這是一個專業性較強的工作,但葉彬彬卻有很多不一樣的體會,“很多實際工作都需要踏踏實實撲在繁忙髒亂的工地上才行。”

她的工作涵蓋設計項目圖紙、確定施工方案、指導現場種植、種植後養護管理,這其中的每一步都不簡單,圖紙設計和落地過程尤其麻煩。施工開始前,為了取得更好的視覺效果,她會多次到實地考察,站在將要施工的起點,用手機“咔擦”拍下一張照片,然後在腦海中想象要呈現怎樣的畫面,營造怎樣的氛圍,給人怎樣的感覺。設計圖紙並不總是順利,快的話一天能完成好幾張,但很多時候需要反覆推翻自己的構思。哪怕是到現場種植這一環節,一株植物一個坑,只有擺放到位置才知道合不合適,如果不合適,則需要重新調整,每次出現這種情況,葉彬彬都會對園藝工人們感到歉意。

春秋是植物種植季,葉彬彬常常忙得精疲力竭。尤其在春天,當種植季遇上校慶,她可能一兩個月都沒法好好休息。為了給遠道而來的校友呈現更美好的校園,所有項目都需要在校慶前結束施工。三四個項目同時進行,她白天要往返於多個工地之間,定點,放線,修剪、調位置……每一個環節她都與園藝工人緊密合作,晚上下班後再仔細思考下一步的種植工作。

生物醫學館旁邊的平齋小院裏,幾棵大樹遮擋住強烈的陽光,樹下藍色、紫色的無盡夏繡球開得正盛,再往裏走,花圃中點綴着紅色的月季,牆根有橙黃的小花鑲邊,繽紛的色彩為沉悶的午後添了幾分活力。但在去年,這裏還是一個荒廢的園子。葉彬彬對於工作有着自己的追求,她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兼具藝術性與科學性,種植的植物不僅要給人美的感受,也要符合不同場地特有的調性和植物的生長習性。她説,“小院比較特殊,大家有時間才進去走走,停留的時間會長一些,因此種植會豐富一點。”而對於新民路上剛剛完成種植的一段步道,她解釋道:“這塊場地是以運動功能為主的,種植搭配上不能過於複雜,選的植物也是白色跟紫色為主色調,整體要給人乾淨的感覺。”

來到清華工作後,為使綠地養護管理有更好的參照標準,葉彬彬起草編制了《清華大學校園綠化養護等級標準及技術措施》。而要使制定的標準和養護實際更契合,需要把從事一線養護管理的同事的知識經驗彙集起來,“我寫完一稿就請大家看,逐條對着研究是否合適,不合適要反覆修改。”直到今天,隨着校園景觀改造的推進、不同區域綠地等級的更新,她還在不斷去完善和修訂這份標準,力求為清華園的綠化養護提供更好的指導。

在清華的三年,葉彬彬參與過許多校園景觀的改造工作,校河沿線綠地、世紀林北側、主樓周邊綠地……許多曾經略顯破敗的地段,如今花草樹木相映成趣。黃色的賽菊芋、藍色的無盡夏繡球、紅色的月季和紫色的鼠尾草在綠蔭下爭奇鬥豔,好不熱鬧。

“能來清華工作是我的幸運,清華的植物品種和場地類型都十分豐富,對我來説有很大的成長與發揮空間。每當結束一天的工作,走在校園的路上,看到老師和同學們穿行在自己的‘作品’裏,我由衷地感到自豪與快樂。”她説。

(清華新聞網6月19日電)

攝影:李派

編輯:高原 李晨暉

審核:程曦

2020年06月19日 10:23:58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