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太短,一曲很長!央視紀錄片《往事如歌》聚焦平均年齡74歲的清華學霸們用歌聲留住風華與愛


來源:文匯網 10-12 汪荔誠

一羣年逾古稀乃至耄耋之年的老人,他們曾經都在美麗的清華園留下自己的芳華。學成之後,他們都紮根於祖國各地的各行各業,在激情澎湃的年代,他們將所有的熱情、精力和青春都獻給了祖國,在共和國的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成績。暮年的時候,他們又因為音樂而結緣相聚——由中央廣播電視總枱影視劇紀錄片中心推出的紀錄片《往事如歌》10月2日開播,有着百餘位成員、平均年齡74歲的清華大學上海校友會藝術團的故事感動了無數觀眾。“紀錄片往事如歌”和“平均74歲的清華學霸合唱團”這兩個話題在微博上也引發了網友的熱議。

每一位主人公都投身於奮鬥的浪潮中,寫下無悔的人生篇章

在悠揚的琴聲中,89歲的中國第一代民用大飛機運-10的副總設計師程不時和79歲的公派留美取得博士學位後回國工作的劉西拉的故事拉開了第一集的序幕,這兩位相差十年的清華樂團首席,青年時代一個奔赴祖國東北,一個去往西南,兜兜轉轉走過了萬水千山,從未有過交集,古稀之年卻在一個寫字樓裏相遇,在音樂的交匯中瞬間找到默契。

和劉西拉、程不時一樣,還有投身核事業的“將軍夫妻”朱鳳蓉和張利興,參與過核反應堆控制器研製的鄭琦和老伴符毓如等多名科學家,他們在清華畢業之後揣着科技興國的夢想走向祖國的四面八方,紮根基層,報效祖國,核工業、航空工業、電子工業、電力工業、化學工業、教育戰線……在各自的崗位上都做出了一番成績,以深厚的家國情懷、堅定的信念信仰,為時代着色、為歷史添彩。

“當我們走近這些老人的生活,發現每個人的故事都非常感人”,拍攝結束後,攝製組的年輕導演送老人回家,看到程不時、劉西拉等老人家的環境質樸而簡單,充滿了朝氣,“突然有一種感覺,不再害怕便衰老了”。

人生長河無聲奔去,唯愛與信念永存。紀錄片《往事如歌》中,每一首歌都承載着記憶猶新的過往。為了祖國,這些老人們在大地上寫下的是人生無悔。如今在藝術的舞台上,兩鬢斑白的他們換了種方式,繼續謳歌人生,謳歌祖國。

獨特的視角和敍事方式增添了紀錄片的感染力

在《往事如歌》拍攝之前,紀錄片《創新中國》首映式上曾邀請網紅學霸合唱團來唱了一首《祖國不會忘記》,在老人的合唱聲中,場下很多年輕人感慨落淚。紀錄片《創新中國》的攝製組決定深入挖掘這些理工科老人的故事,聚焦老人真實的生活狀態——總共三集、每集50分鐘的《往事如歌》因此而誕生。

《共和國之戀》、《祖國不會忘記》、《我家在中國》、《小路》、《卡林卡》……這部採用三幕體的敍事結構的紀錄片,每一段往事都用一首標誌性的歌曲串聯。這些旋律中隱匿着主人公們有關青春、事業和理想的往事,歌聲的背後,又飽含着他們的夢想、奮鬥和情懷。演唱時,他們專注而真摯、深情而執着。歌聲中的熱烈和無悔,穿越時光和代際相隔,直抵觀眾的內心。

相比多數紀錄片以平鋪直敍的方式來講述故事,《往事如歌》採取帶有強烈感染力的多線交叉的敍事手法,選取老人的人生瞬間,以“小切口,大情懷”的敍事方式講故事——“歐亞航空公司的運輸機從頭頂低低地飛過……對我就是一個很遙遠的距離,你摸是摸不着的、夠不着的,這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這種感情,它是一種很神祕的力量,當時就是希望有機會能摸一摸,到我高中畢業的時候,清華大學是有航空工程系的,所以我就報名去,”回憶起自己年輕的時候,程不時仍清晰地記得,自己帶着父親獎勵他的小提琴,踏上了追尋夢想的路上。紀錄片記錄了老人人生中的這一幕幕難忘的瞬間,這一個個精彩的瞬間,拓寬了他們生命的寬度與廣度。

整部紀錄片在製作手法上採用唯美記錄和紀實跟拍相結合的方式,表現一代老知識分子的人生狀態和樸實無華的生活質感,全片擁有製作感。全片人物塑造生動飽滿,注重用細節刻畫人物,捕捉平凡生活中的點滴瞬間,用樸素自然的手法表現真摯情感。例如,82歲的賀亞兮為89歲的程不時整理衣袖;曾經在大漠為原子彈事業奉獻一生的將軍夫妻,在小區食堂一日三餐,過着極為簡單的生活;腎衰7年的大符在透析的時候向攝影機舉起大拇指,在妻子鄭琦的攙扶下顫顫巍巍走進合唱團,每週六堅持參加合唱等等。

紀錄片《往事如歌》的敍事空間的場景選擇也別具一格,除了老年藝術團排練的地方和表演的舞台,紀錄片拍攝中還回到了清華校園,讓當事人回憶求學時候的點滴。這些暮年的老人常常來到校園中尋覓當年足跡,懷舊,想想過去的時光。

除外,紀錄片還選取了這些清華學子們曾經供職的工作地點。這些地方大多沒有實拍,而是通過當事人的回憶以及照片來體現當時工作條件的艱苦以及人們的大無畏精神。比如,參與中國核彈研發的清華學子朱鳳蓉説到自己在連隊鍛鍊時下班在戈壁灘遇狼時的情形,讓觀眾的心也為之一緊,由此可以窺見當時很多清華學子工作的環境與條件。

“這些老人的青春與愛情和當今年輕人的青春與愛情是可以共鳴的,他們為我們提供了一個人生樣本”,在主創團隊看來,他們的愛國情懷、奮鬥精神,給年輕人提供了範本。

聚焦老人的愛情、親情和友情,挖掘生命的內核

清華大學畢業後,劉西拉和愛人陳陳服從組織分配到了四川。

雖然是大西南,但土木系的劉西拉和電力系的陳陳都到了專業對口的單位,雖然都在四川,在成都的劉西拉和在德陽的陳陳依然隔着71公里的距離。劉西拉在每週唯一的休息日都會去探望自己的愛人。“71公里對我們不是大困難,坐個火車就到了,坐火車也要一個多小時,那時候是綠皮車,騎自行車三個半小時”——紀錄片第二集中,劉西拉深情地講述着他的愛情故事,“我愛人喜歡彈。然後將來我走的時候,再把這個鋼琴還給你。後來我這個鋼琴就是大家推着架架車,找了幾個清華的同學,把它推了三里路”。

張利興和朱鳳蓉夫婦都是上海吳淞人。1959年,張利興如願考入了清華大學工程化學系。他的高中同學朱鳳蓉則考入了北京外國語學院的留蘇預備班,但第二年,由於中蘇關係的變化,留蘇預備班停辦,轉入工程物理系的朱鳳蓉與張利興竟在清華園裏再次重逢。喜歡朱鳳蓉很久的張利興囊中羞澀,直到畢業時才鼓起勇氣用一張合影與朱鳳蓉鎖定了兩人的戀愛關係。一年後,朱鳳蓉從清華畢業,她接到了張利興從部隊寄來的書信,由於他從事的核試驗工作是保密的,所以並沒有給朱鳳蓉提起。

朱鳳蓉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戀人從事的具體工作,但是憑着一股對愛情的執着,她還是踏上了去往新疆的路途。她坐了整整3天3夜的火車,走了7個小時的“搓衣板路”,而陪伴她的只有兩箱沉甸甸的課本……在那裏,朱鳳蓉嫁給了久違的戀人,默默地陪伴他。

《往事如歌》通過動情的歌唱、悠揚琴音、老人之間的互動,讓觀眾感受到老人們割捨不斷的親情、愛情和友情,以及他們彼此之間的信賴。“他們的愛情也是年輕人的愛情”,導演表示,這些老人為年輕人提供了樣本。

人生的最後一課,是學習如何與這個世界和解,最終他們在合唱團相遇,音樂攜帶密碼變為寄託,成了他們答題的鑰匙。

在拍攝運鏡和情節推動上,《往事如歌》整部紀錄片處處剋制,並不煽情,以用充滿張力的情節,讓觀眾感受老人們發自肺腑的真情與歲月從容而過的呼吸。這種理性與感性兼容幷包的方式形成很強的代入感,老年觀眾可以從中共情過往,中年人可以從中追憶父輩,青年人可以從中獲取可貴人生經驗——“活着的意義是什麼呢?答案就在用情用心歌唱的生命裏!”

編輯:李華山

2020年10月14日 08:23:03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