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之美與藝術之美

來源:人民日報 2015-5-19 楊振寧

  科學與藝術,都與美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美廣泛存在於科學與藝術之中,但美的類型卻不相同。科學發展的階段性非常明顯,人們對於科學之美的認識,也是逐步攀升的。比如虹和霓,幾乎人們都見過,而且初見之下,連小孩子都會覺得美,因為這是一種直觀的審美感受。然後,人們才逐漸瞭解虹霓的物理理論,發現那是太陽光照射到水珠裏發生的光的折射現象。再進一步,到了19世紀中葉,麥克斯韋方程組問世了,人們用這組方程式徹底解釋了一切折射現象的根源,對於美的認識更上層樓。到了20世紀70年代,人們又瞭解到,原來麥克斯韋方程組的結構就是纖維叢,這就標誌着人們的認識又進入到更高的本質的境界:世界上非常複雜、非常美麗的現象,最後的根源都是一組方程式。

  今天我們可以説,方程式裏包含了人們所能看見的一切。大到宇宙星雲,小到一個粒子,久遠到一百億年,短暫到一瞬一秒……一切的一切,無不受到方程式的控制。這難道不是一種大美嗎?這些方程式簡直就像造物者的詩篇,它們用最濃縮的“語言”,表達了這個世上最無邊無際的存在。所以,詩人們寫下了很多讚譽科學之美的詩句。英國浪漫主義詩人布萊克曾寫道:“一粒沙裏有一個世界,一朵花裏有一個天堂,把無窮無盡握於手掌,永恆不過是剎那時光。”這詩句有點近似於中國古代陸機的名句 “觀古今於須臾,撫四海於一瞬”,他們都用詩一樣的語言,表達了對於宇宙洪荒的美的認識。

  但是,科學之美是一種客觀的美,無我的美,換言之,這種美不因人類的存在才存在。遠在沒有人類的時候,那些方程式就已經在支配着宇宙間的一切了。而藝術之美則不同,藝術裏的美是一種主觀的美,有我的美,它是因為人類的存在才存在,並且因為人類的參與而昇華的。從那些存世的青銅器上我們可以發現,3000多年前的商朝鑄造師對於美的感受與領悟就已經達到了極高境界,甚至絲毫不遜色於今人。那些青銅器所顯示出來的或獰厲或樸重的美,都暗示了它們的身上凝結着古人的信仰與情感,它們都與人的參與密不可分。唐朝畫家張璪説藝術是“外師造化,中得心源”,這兩句話概括地描述了藝術的真正精髓,也道出了人類是如何感受乃至創造藝術之美的。

  西方藝術幾千年來的發展大致是朝着寫實的方向,而東方藝術則是朝着寫意的方向。兩種不同的發展方向,其實也反映了東西方對於美的不同理解。西方直到19世紀才開始探索寫意的美中所包含的豐富意義,由此發展出了印象派,以及19世紀以後種種新的藝術流派,也從而產生了更多元的藝術審美觀。值得注意的是,藝術之美是無法用方程式囊括的,這也是藝術之美不同於科學之美的地方,但這並不代表兩者之間沒有共同點,相反,在某種意義上,人們需要對藝術之美與科學之美都建立充分的瞭解與認識。

  一個學科學的人想要對藝術之美多一點了解是比較容易的,但是一個學藝術的人想要多學一點科學則比較困難。這是現實存在的現象,卻並不是因為個人的問題,而是出於社會的原因,因為我們社會關於科普的工作做得實在很不夠。好的科普工作可以幫助人們很小就建立起對於科學之美的正確認識,可以幫助他們在人生的道路上獲得對於美的更為全面、更為準確的理解。所以,那些既擅長寫作、對於科學又有較深認識的作者,真不妨把科普創作當做一個很好的發展方向。

  (此文由本報記者張健根據楊振寧在中國美術館“大師講大美”學術講壇上的演講整理而成。)

 

2015年05月19日 14:45:57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